返回

大道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见神不坏,乞道会(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俗话说,宁挨十拳,不中一肘

    八极脱枪为拳,肘为枪尖

    合安奇生全身之力,以王弘临丹境宗师的发劲方式发出的一记顶心肘何其凶猛。

    砰

    只听一声沉闷的肉体碰撞声中,那青年胸膛登时坍塌下去,后背高高隆起,双眼可见的充血变红,涌动的鲜血,冲破七窍束缚流了出来

    “啊我杀了你”

    但饶是如此,那青年仍旧没有放手,五指更加用力,咔嚓一声穿透了安奇生的肩胛骨,拉着他翻到在地,撞翻了两座展台。

    噼里啪啦

    展台破碎的玻璃碎片之中,两人兀自扭打在一起。

    砰

    安奇生被捏碎的肩膀扭动,以血肉锁住那青年的五指,右手死死的捏着另一只手,膝盖同时狠狠的撞击在他的小腹之上。

    “噗”

    那青年受此一记,终于忍不住,大口鲜血喷了安奇生一头一脸,痛的昏厥过去。

    刺啦

    安奇生挣扎起身,将他青年穿着的工作服撕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粘稠的血液,居高临下的看着青年扭曲的面容,心有余悸。

    “这哪来的凶人”

    安奇生抱着左肩,五个指洞里血液直流。

    这青年一手军中擒拿法,打起来又颇为凶悍,要不是之前抱着活捉自己的想法被自己抢占了先机,基本没有胜算。

    看了看自己破碎黑屏的手机,安奇生伏下身去,在青年身上翻找着,没有找到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好在他的手机瓷实,屏碎了还能用。

    安奇生正想拨自己父亲的号码,手机突然亮起,是一个不显示名字号码的未知电话。

    迟疑了两秒,按断了这个电话。

    “什么你遇到了袭击,用的是军方鹰爪大擒拿”

    手机那头,安建中震惊的都跳了起来

    “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就赶过来”

    嘟嘟嘟

    随手丢了挂断的手机,安奇生靠在一座展台之上,开始清理身上的碎玻璃,并盘点自己的伤势。

    久病未必成医,但练拳的多半懂点医术。

    左肩,肩胛骨碎了,肱骨也受损,锁骨估计也裂了

    等到安建中匆匆赶来,见到满身血迹的儿子,心痛的手直哆嗦。

    “这王八蛋”

    安建中看着脚下昏厥的青年,恨不得一脚踩爆他的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用自己衣服包扎住肩膀的安奇生走了过来,以简洁的语句诉说之前发生的事。

    安建中听的心惊肉跳,类似的事他自己也经历过,所以才知道之前那一战多危险。

    咔嚓

    一米九高的汉子抬脚踩碎了昏厥青年的两边胛骨,掏出特质合金手铐将他拷上。

    安建中单手将那青年提起来,表情严肃

    “这事一两句话说不清,你先跟我来,此时武术馆戒严,我都出不去。”

    安奇生点点头,他伤势虽然严重,却也并不致命,知晓事情紧迫,只能跟着来到了武术馆二楼。

    武术馆二楼,零零散散的有不少人。

    安奇生微微一扫,见其中一多半穿着制服,是邢城执法队,一小半穿着常服,应该是来自魔都武术总馆。

    那魔都武术馆的人,多半是年轻人,其中居然还有个熟人,就是那日火车上狂喷神剧的王安风和他的朋友李炎。

    两人陪在一个气息沉凝的青年人身边,看到安奇生也都有些惊讶。

    见到安建中,其中几个穿着制服的人走上前,将那昏厥青年提到一边。

    另一个中年扫了一眼安奇生的肩膀,微微皱眉

    “奇生没事吧”

    “我没事陈叔。”

    安奇生坐在沙发上,肩上的包扎的衣服上渗出血迹

    “被捏碎了骨头,不要紧。”

    说话的人名叫陈正乔,是安建中的发小老搭档,自幼也是看着安奇生长大的。

    “胡闹骨头都碎了还不要紧快拿药来。”

    陈正乔斥了一声,吩咐人拿药过来。

    几个执法队员拿来急救箱,重新给安奇生包扎。

    “这人应该是乞道会的,一会老陈你派人去将他带走,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

    安建中脸色不好看。

    “恩。”

    陈正乔脸色也不好看,忍不住动怒“这乞道会的人越来越猖狂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挑战执法队,简直是肆无忌惮”

    其他执法人员脸色都不好看,明知他们在这,还敢伤人,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

    乞道会

    安奇生眸光闪了闪,这是个恐怖组织

    另一边,王安风与李炎对视一眼,后者点点头,来到安奇生身前,递过来一个瓷瓶

    “这是我们武术总馆秘制的药膏,比市面上流传的药效强不少,敷上吧。”

    “谢谢。”

    安奇生结果瓷瓶,递给给自己换药的执法队员。

    “袭击你的,应该是乞道会的小喽啰,不过,乞道会最低入会要求也是暗劲,你能将他打成这样,倒是很厉害了。”

    李炎仔细打量了一眼安奇生身上的伤势,啧啧称奇。

    “运气好而已。”

    安奇生摇了摇头,道“倒是没想到李先生是武术总馆的人为什么会坐列车一起来”

    昨天才见过面,安奇生自然不会忘记王安风与李炎,只不过,这两人身上的拳术功底很一般,完全不像是能加入武术总馆的水平。

    “我和安风加入武术总馆,可不止是因为拳术。”

    李炎瞥了一眼不远处探头探脑的王安风,说道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近数十年来,武术总馆一直致力于融合武术和枪械,我和安风的枪法不错,被收进了总馆,不过学拳时间短,功底也浅。”

    李炎说的轻描淡写,但能被收入武术总馆,其枪法自然不可能只是不错。

    “原来如此。”

    安奇生有些恍然。

    怪不得那王安风颇为瞧不起传统武术,原来是走的是以枪械为主,以拳术为辅的路子。

    “我那朋友因为这事已经和不少人起过冲突了,这次我们之所以没跟着大部队来,就是因为斗殴被拘留了半个月。”

    李炎说着,也有些摇头。

    这时安奇生的伤口也包扎好了,他披起执法队员递来的外衣,若无其事的问道

    “李先生所说的乞道会,又是什么”

    “乞道会”

    李炎面上浮现一抹复杂的情绪,想了想,才道“乞道会并不是你所想的什么恐怖组织,而是诞生于大玄立国之前的一个拳术组织。”

    “乞道会建立时间与中央武术馆相差无几,最初和武术总馆一样,也是以杀土匪,刺杀军阀,列强首脑为主,后来虽然移居海外,却也还有交情。直到三十年前,乞道会的当代领袖穆龙城上位,这一切才有了变化。”

    “穆龙城”

    安奇生心中一动,这个名字他听说过,似乎是日不落帝国的一个大财阀主。

    “穆龙城拳术超凡入圣,三十年前已经见神不坏,不过,他坚信见神之上仍有前路,行事渐渐的偏执,越来越不择手段,很是搜集了一批危险人物。”

    李炎叹了口气

    “他一边建立实验室研究人体,一边搜集历年拳术宗师的手稿,这次,他的目的,应当是古先生的手稿”

    “这次的敌人是穆龙城”

    安奇生心中一紧。

    他见识过抱丹宗师的手段,深知那样的高手拳术有多恐怖,神境高手比丹境还足足高两个层次

    要是他来了,这里的人只怕是挡不住他的。

    “穆龙城不会来的,他这样的危险人物,敢踏入大玄一步,军中的高手都会找上门去,见神也是肉体凡胎,同样挡不住枪炮”

    李炎说着,突然面色一紧。

    安奇生也同时转过头去。

    哒哒哒

    不急不缓的清脆脚步声,在空旷的武道馆一楼响起,手机浏览请直接输入网址 m.kudu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